竞彩之家登录-影院排片不是事儿,不让卖零食挺愁的…

  排片不是事儿,不让卖零食挺愁的...

  “终于等到周末了,影院重开后一直没时间‘打卡’,今天准备和闺蜜看场电影。”7月25日,周六,上海浦东百丽宫影城LCM店门口,市民叶女士正排队进行观影前的测温登记。

  在被按下“暂停键”100多天后,国家电影局7月16日下发通知,低风险地区影院可于7月20日有序复工。如今,影院“重启”已近一周,据灯塔专业版统计数据显示,截至7月25日,全国共有4970家影院复工,复工率为45.4%;截至7月25日,本周全国累计票房(不含服务费)为6372.25万。

灯塔专业版APP截图

  复工后首个周末的营业情况如何?人民网记者对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地的多家电影院进行了实地探访。

  复映片占比大 黄金档、周末档人气高

  7月24日晚上6点,记者来到深圳市南山区百老汇电影中心,这是深圳在7月20日复工的首批电影院之一。

  记者查阅该影院排片情况发现,上映影片主要以复映片为主,新片只有《多力特的奇幻冒险》和《喋血战士》两部。

  与深圳一样,北京、上海、广州三地已复工影院在排片上也呈现出复映片占比大的情况。如,北京市首家开启预售的首都电影院西单店,在恢复营业首日,安排了《第一次别离》《璀璨薪火3D》两部新片及《误杀》《捉妖记》《哪吒之魔童降世》等多部复映影片。

  虽然新片占比低,但影迷观影热情并未受到较大影响,复映片的上座率并不比新片逊色,同样余票寥寥。

  深圳百老汇电影中心市场经理吴莉娜介绍说,“《多力特的奇幻冒险》和《喋血战士》这两个新上的大片,在周末档的售票能排到第一、第二位,《误杀》和《寻梦环游记》这两部‘老片’紧随其后,排在三、四位左右。”

  谈及影院复工首周的票房情况,多家受访影院负责人都表示,黄金档和周末档相对其他时段人气更高。

  上海曹杨影城业务经理吴慧堃告诉记者,“自影院重启以来,上座率一直不错,周末场和工作日的晚场等黄金时段上座率更佳。”

  广州平安大戏院是广州首批少数开放的影院之一,该影院经理阳娟说,“复工后的两三天,票房均不过千,直到周五(7月24日)人气才有所回升,周末两天的情况又更好些。”阳娟表示,该影院在周末会继续增加部分场次。

7月24日,北京电影院恢复营业首日,影迷向记者展示手中的影票。董兆瑞摄

  与其他三地不同,北京电影院7月24日才陆续恢复营业。尽管恢复营业首日为工作日,但多数影城并没有“冷场”,《多力特的奇幻冒险》《喋血战士》等热门电影黄金时段的场次基本售罄。

  防疫措施持续收紧 上海对无智能机人群实施“纸质留痕”

  重启影院,对院线的经营者来说无疑是期盼已久的好消息。但在疫情防控常态化的背景下,保证观影人员安全仍然是第一要务。

  “错时排场”“每2小时消毒一次”“实名制预约”“情侣座暂不开放”……为做好疫情防控工作,四地多家影院均依据自身情况,对消杀措施进行全面升级。

  7月22日下午,北京万达影城CBD店,工作人员正对影厅环境进行消杀。记者看到,该影院在入口处设置了扫码、登记台,并施划了一米线,原先售卖食品的柜台已经贴上了“疫情期间停止售卖”的字样。

  据影院工作人员介绍,每家万达影城均成立了疫情防控应急小组,恢复营业期间,万达影城将通过观众网络实名预约、隔坐售票、错时排场等方式,避免人员聚集,以此确保影城防疫工作的常态化开展。

7月24日,北京电影院恢复营业首日,影迷向记者展示手中的影票。董兆瑞摄

  广州中影喜遇国际影城除了对观众进行测温登记、查看健康码等常规性检查外,还将等候区和观影大厅都设为隔位而坐,影院各处也都贴有“请佩戴口罩”等明显标识。

7月24日,深圳百老汇电影中心,观众需要在此排队,扫码入场。李申摄

  深圳百老汇电影中心暂不开放情侣座位,其他座位也严格用胶带隔座。同时,该影院每2小时会在大堂喷洒巴氏消毒液,并定时在厅内用紫外线灯照射消毒。

  上海还针对自带“大龄观众”流量的社区影院制定了暖心防疫举措。据上海曹杨影城相关负责人介绍,“考虑到部分老年人对线上操作不熟悉,我们特意在检票口、售票处加大了人力配置,专门做一些解释和指引工作。同时,为了做到溯源零漏洞,对于没有智能手机无法做到扫码留痕的人群,我们还有专门的纸质登记本,力求万无一失。”

  成本提高、营收下降,影院方盼早日恢复餐饮售卖

  广州海珠区的中影喜遇国际影城是一家2019年10月才营业的新影院。该影院原定利用“贺岁档”打开局面的计划,被突如其来的疫情强行叫停。

  “以前的员工就剩一个了,其余全都辞职了。”该影院负责人江先生在接受采访时无奈地说,开业之初,影院为“贺岁档”投入了大笔资金,没想到全打了水漂。

  据了解,中影喜遇国际影城于7月21日复工,截至目前,首周平均放映场次20场,平均观影总人数约100人次,上座率约在20%左右。

  “所有的系统和机器都要重新运作,还要检查电路和维修,复工成本很高。”提起复工首周的情况,江先生用“喜忧参半”来形容,“能重新开业我们很高兴,但复工后成本随之加大,营收一时间也上不去,想‘回血’肯定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除了运营成本,多位影院负责人在采访中都提到,禁止售卖零食和饮料,也是复工后面临的困境之一。

  “当前疫情尚未完全消除,我们肯定会严格遵守国家防控要求,暂停餐饮售卖。”某影院负责人告诉记者,零食饮料是最影响影院营收的,“不进行售卖相当于少挣一半多的利润。”

  7月25日,在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幕论坛上,博纳影业集团董事长于冬对于当前影院的生存现状发表了观点,他认为,应加快恢复影视作品创作,如果拍出好电影,院线自然会把市场给换回来。“有了好片子,影院就会增加上座率,影院就有信心继续经营好,这需要全行业同仁的团结奋进。” 于冬说。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梁斌 SF055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