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彩之家官网首页-华夏时报:民间借贷利率红线并非越低越好

  原标题:民间借贷利率红线并非越低越好

  冉学东

  中国的利率市场化改革已经走了十多年,目前对于持牌的金融机构而言,主要是存款利率市场化难以突破,而本质上讲,只有存款利率市场化才是真正的利率市场化,目前看来要迈出这一步还很遥远。

  这不,就连民间借贷的利率市场化都出现了问题,近日,在最高人民法院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表示,最高人民法院民间借贷司法解释对于民间借贷的利率设定了24%的司法保护上限,实践中有的观点认为这个利率标准太高。对此,最高人民法院相关人员表示正结合民法典最新规定开展民间借贷司法解释的修订工作,调低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不久之后有望成为现实。

  对于当前民间借贷利率红线过高的问题,笔者曾经多次写文章表达过过高的民间借贷利率不利于保护投资者利益,不利于激发市场活力,容易在短期内形成非银借贷金融机构的暴利,但是从长期会引发道德风险,容易形成坏账,并引发暴力催收等不利于行业健康发展和社会稳定的情况。

  利率就是资金价格,资金是一种生产要素,利率就是收益率,跟其他资产收益率一样,资金的收益率本质上应该与全社会的收益率相符,过高或者过低都会出现问题。

  但是作为一种资金,在金融机构和借贷者的谈判中,最主要的是风险定价,按照风险高者价格高的原则,如果金融机构愿意出借,借贷者愿意借,那么在充分博弈的基础上,这个利率就是市场化的利率,就是应该受到法律的保护。

  但是这里有一个市场失灵的地方,就是机构往往只考虑短期的收益,而不去估计未来的风险,比如坏账风险,在经济上行期,机构往往过于乐观。而借钱者由于应急、或者由于对自身的还款能力估计不足,就可能签订一个不是充分反应风险收益的合同。

  比如双方的利率订的过高或者过低,比如目前在我国的经济中,往往银行由于资金过多,会给某些优质企业提供成本过低的利率,而这些企业资金用途不够,再将这些资金拿去购买更高利率的产品或者去放高利贷;或者一些消费金融机构给一些风险较高的借贷者发放了过高利率的贷款。这两种情况都属于市场失灵的情况,这时候就要有政府在外部进行规制。

  然而,政府介入对于市场而言,确实非常难的。当年监管机构成立小额贷款公司,允许互金机构在一定范围内的发展,此后发展了村镇银行、消费金融公司,以及大量的助贷机构等,到目前的消费贷在中小银行迅猛发展,初衷是把当年泛滥的民间高利贷合法化。

  如果民间借贷利率压得过低,许多自身信用差的客户不能得到必要的信贷融资支持,则这些当年让监管头痛的活跃在地下的民间高利贷就会沉渣泛起,这本质上是走了一个回头路。

  可以通过测算,如果把目前的24%和36%的利率红线各压缩5%,会有多少资金需求者得不到资金。同时,这两条红线各压缩5%以后,消费金融机构的经营情况会如何,当然这个前提是其股东获得合理的回报,员工获得合理的薪水,且经营管理也是大体合理而高效的。

  这个其实可以通过目前的消费金融平台进行调研,消费金融机构已经发展多年,沉淀了大量消费金融数据可以进行计算,寻找到一个合理的平衡点,本人觉得应该不是难事。

  所以大量的实际调研和测算是最重要的,也许目前24%和36%的红线就是合理,也许可能还低了呢,这些都有可能。

  其实,中国民间借贷利率的问题是整个金融体系的问题,中国的金融体系市场化不足,大量的信贷资源给了国企和地方政府,资金进入大型基础设施建设等,中小企业和个人金融消费融资供给不足,因为所有的资金都是来源于银行,银行将有限的资金都给了大型国企和地方政府,而且这些资金的利率成本都很低,他们再把剩余的资金出借给小微企业和个人消费金融的时候,利率自然不会就很高。

  比如目前大量互联网助贷机构和消费金融公司的资金主要不是主要来源于低成本的存款,作为正规金融机构享有多渠道的融资便利,例如同业拆借、银行贷款、金融债、ABS等。以2018年比较流行的银团贷款为例,银团借款年化利率5.66%;ABS优先级票面利率在5%-6%。而银行贷款的年化利率7%-9%、信托/私募贷款年化利率9%-11%,大量的消费金融机构的资金成本高企,24%的贷款利率很难降下来。

  总的来讲,市场的事情还是应该交给市场去做,政府规制的应该是市场容易失灵的部分,对于民间借贷而言,就是社会上低收入高风险的客户,他们借钱的时候,利率上限应该以多少为红线,这应该是民间借贷利率红线的基本精神。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潘翘楚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